舅舅 心怀不轨
时间:2020-03-04

我知道李芸铃的舅舅早就心怀不轨,看样子李芸铃的舅舅可能不止一次调戏过李芸铃

我假装生气说:『你那个坏舅舅敢这幺大胆?他到底怎幺怎幺摸你的?』

李芸铃连忙招供说:『有一天快要下班了,舅舅把李芸铃叫进办公室,要马上加班赶一份文件,李芸铃坐在电脑桌打文件时,舅舅从李芸铃背后忽然出现,把手放在李芸铃的肩上,舅舅的手放在李芸铃的肩上,握住李芸铃的手,李芸铃吓得不敢动也不敢叫,舅舅乘机又摸了李芸铃乳房,但因为李芸铃态度坚决死按着舅舅的手,舅舅的骚扰一直没能再跨一步……但舅舅的手却只放在李芸铃高耸的乳房上抚摸,却没有再滑向李芸铃其他部位。』

后来舅舅常约李芸铃去跳舞,李芸铃碍不过情面对舅舅总是有约必至,每次跳舞舅舅总是将李芸铃抱得很紧,下身几乎都顶在李芸铃胯间,还曾多次摸过李芸铃的屁股,但李芸铃对舅舅的挑逗也只好装着不知,我恍然明白了,怪不得有一段时间,李芸铃总是打电话回家说要『加班』。

突然我灵机一动,无中生有说:『对了!在那些淫画旁边还有另一幅画,画的是你正和你舅舅在偷情,画中你蹶着大屁股跪在舅舅的双腿间为他手淫,而你舅舅则一会吻你一会摸你奶子还用手指抽插你的阴道,而你脸上则全是你舅舅的精液。』我边说话边看着李芸铃。

『什幺?什幺?老公你说清楚点?是哪个缺德鬼什幺时候画的?要是被我舅舅看到的话,那可真是羞死我人家……了!』李芸铃声音有点颤抖。

『李芸铃!说实话你舅舅有没有藉机揩过你的油,吃过你的豆腐呀?』『老公!人家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了吗!跟舅舅跳舞的时候,他只是讲些黄色笑话来逗我笑,然后…有几次隔着人家的裙子摸人家屁股而已。』

李芸铃温柔地看着我,伸出白耦似的双臂环住了我的脖子,一种少妇特有的成熟气息在慾火的燃烧下使李芸铃的神情越发妩媚。

李芸铃乳房尖铤而富弹性,腰肢柔软而纤细,小腹也洁白而平坦,阴道也鲜润而窄小,只是原本丰腴过人的大屁股比往日更肉感了些。

『真的吗?你舅舅只摸过屁股?』我凝视着李芸铃,有种绝对奇异的诱惑。

『当然了!人家才不会让舅舅占更多便宜呢!』李芸铃主动地弓起大腿让自己完全显露在我眼前,柔软黑亮的绒毛整齐的覆盖在鼓鼓的阴阜上,中间一条嫩红的肉缝微微向两边分开,小巧的阴蒂隐藏在两片薄唇之间,如同冒出的一粒鲜艳欲滴的石榴籽儿。

『怎幺?太阳从西边出来了?』我像是不敢置信,她以前在床上没这幺大胆主动的。

『这样不好吗?』李芸铃蓬鬆的黑髮在身后随便的挽着,一双勾魂的杏眼放射着水汪汪的春意。

我深吸了一口气说:『嗯!我喜欢你这种骚味!古云:『窗外轻风枕边雨,雨声惊破风声。』今天就让老公和你好好云雨一番。』说完我将鸡巴移到李芸铃手里。

李芸铃伸手捉住鸡巴时,我脑海中浮现出一幅李芸铃用手为舅舅套弄鸡巴的情形,李芸铃俏皮地瞪大眼睛咯咯笑着,不断搓揉着我那根顶天立地的『鸡巴』。

我亲吻着李芸铃嘴里的舌头,舌尖互相的舔动,李芸铃的乳头很快就挺立起来,而且比平时艳红。

我的手指又伸到李芸铃的阴部,用力搓动着李芸铃阴蒂,在我的刺激下李芸铃浑身剧烈的颤抖,下身已是一塌糊涂。

『老公……来……上来。』李芸铃放弃自己的矜持,主动握着那坚挺的鸡巴往阴道里塞。

李芸铃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,整个下身都挺了起来,头也用力的向后挺着,我那血红的鸡巴像失控的活塞噗啾噗啾的进出嫩穴,李芸铃充血的粘膜和唇蒂被我的鸡巴鼓捣得快速的捲入捲出,肉洞周围已浮出白白的细沫。

『今天下面怎幺这幺湿?是不是幻想着刚刚淫画里被舅舅操的情景?』我故意问,淫画里李芸铃被舅舅蹂躏阴户的一幕在我眼前浮现。

『呸!瞎说八道!人家才没有幻想跟舅舅做爱……』李芸铃涨红了脸,大屁股在床上扭了扭。

『下回要是你舅舅再骚扰你,你乾脆别反抗直接就範好了。』我一边抚摸着李芸铃柔软丰满的乳房,下身快速的抽送着,心中更感亢奋,当下双手抓着李芸铃的柳腰更卖力的猛干起来。

『瞎说……人家是你的……只有老公能操……呜……咿……唔……呀……』李芸铃被我插到整个身子都在扭动,丰满的乳房和火烫的脸颊贴在我赤裸的胸膛揉动,揉得我好不舒服。

『世上有你这样的傻老公吗?劝自己的李芸铃让别的男人轻薄,是不是我舅舅给了你什幺好处,让你在枕边当他的说客?』李芸铃不停的晃动着满头的长髮,下身不断的紧缩着,两条腿都紧紧的盘着我的腰,似乎在等待我更猛烈的冲刺。

李芸铃像半醉的声音:『老公……用鸡巴……把人家……塞满……啊……』我喘气的声音:『干!你样子漂亮,奶子又大,屁股又圆当然会兴奋起来,鸡巴自然就会胀大,说不定你舅舅的机巴比我还大还粗还长?』『人家又没看过……怎幺……知道……舅舅的机巴有多大……』李芸铃摇着头回答。

我又问:『别不承认,你舅舅每次故意留你加班趁机轻薄你时,难道没有掏出他的鸡巴让你看,或让你摸?李芸铃!你就幻想一下你舅舅再干你,或是把我当成事你舅舅好了。』

『老公……好坏……这幺说人家……』李芸铃知道是我逗弄她羞辱她。

李芸铃开始说淫蕩话:『人家舅舅也很坏……每次都故意留下人家……就抱人家的腰……摸人家的胸脯……还要硬上人家……』

我发出嘿嘿淫笑声说:『硬上你?怎幺硬上你?在那里干上你?』李芸铃气喘吁吁说:『就在办公室里扶手椅子上,像这样……把人家的衣服都剥光了。』

我呼吸急促起来说:『剥光?那你的奶子和鸡迈,不就都给你舅舅看得一清二楚?』李芸铃呻吟声说:『哼嗯……不止是看……还又摸又捏……弄得人家淫水直流……然后把鸡巴塞在嘴里……害人家连叫也叫不出来……玩了好一阵子……才把鸡巴就塞进小穴里。』

我假装吃惊地说:『李芸铃!你舅舅这样干你,你水鸡爽不爽?』

李芸铃说:『嗯……好爽……他把人家两腿放在扶手上……然后就这样把大鸡巴……插进鸡迈里……差一点把人家的鸡迈……都干烂了……啊啊啊……舅舅一直干不停……啊啊……不要停……干破人家小穴……舅舅还说……还说……』李芸铃娇喘不停,在幻想中已经兴奋的没法子说下去。

『你舅舅还说什幺?』

李芸铃继续娇喘着说:『啊……舅舅还说……要把人家肚子搞大…还说人家是妓女……啊啊……还要叫其他同事来干……所以把人家拖出去后楼梯……再来几个男人一起干……啊啊……人家快不行了……他们把精液都射在小穴里……啊……子宫里……啊……老公……男人干死我了……』

我也像发狂那样说:『干死你……干死婊子……我爱你淫蕩……我要你被人干……啊……』爽到不行,射的李芸铃穴都装不下了,李芸铃也在脑中的杂交配对达到了高潮的颠峰。

『啊……老公……用力插……插死老婆……好深……啊……』李芸铃拖着长声的一声呻吟,紧缩的阴道不停的蠕动着。

我已累倒在床上睡得和死猪一样,李芸铃下床收拾了一下,擦完保养品再穿好睡衣,便躺到床上睡觉,虽然玩得很累,李芸铃却没有一点睏意,想着那些淫蕩画及老公刚刚所讲的话,李芸铃的脸及身体觉得火热火热的发烧起来。

圣诞夜那一天晚上,李芸铃的舅舅又约李芸铃去喝酒跳舞,李芸铃给我打了个电话说要陪舅舅和几个Tokyo来的大客户,所以可能会晚点回家,我告诉李芸铃要她不用担心我,便收了线挂上电话。

有了上次的淫画事件,我相信李芸铃肯定动心了,所以我不动声色怕打草惊蛇,我们那里地方不大,只有一间KTV,因为我跟KTV老闆是哥们儿,老闆破例让我进了KTV的绝密控制室,以便观察李芸铃的举止。

KTV和包厢的每个角落都安装了微型监视器,从控制室的监视器里,可以清楚地看到KTV里的一切。

不过,朋友有言在先,不论我看到什幺都不许轻举妄动,为了摸清李芸铃的情况,我没考虑就爽快地答应了。

我很快发现舅舅–舅舅和李芸铃像一对情侣似的贴面搂着,随着音乐节奏穿梭舞池,两人一边跳一边交谈;李芸铃脸红红的像似喝了不少酒,舅舅右手将李芸铃越抱越紧,李芸铃丰满的乳房贴在舅舅的胸膛上,而舅舅的左手则不安分地在李芸铃后背及丰满的屁股间抚摸,舅舅的下身也硬邦邦地隆起一大块刻意顶在李芸铃的丹田位置。

李芸铃显然感觉到舅舅那不安份的举动,随着舞步向后退让闪躲,谁知舅舅像口香糖似的紧粘着李芸铃,并慢慢推着李芸铃往一旁的包厢靠近。

李芸铃可能是觉得,当着许多人的面前被舅舅刻意轻薄,觉得有点难堪,就半推半就地进了包厢,李芸铃心想在包厢里舅舅的动作可能会更出格,但总比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调戏要好一些。

来到包厢,舅舅按捺不住将李芸铃按倒在沙发上,李芸铃屁股跌倒双腿高高叉起,露出粉嫩的大腿和黑色的内裤,舅舅从裤裆里掏出粗壮的鸡巴,李芸铃见势爬起来想夺门而逃,舅舅却抱紧李芸铃的玉臀,一把撩起李芸铃裙子,李芸铃里面穿着一条高腰黑色蕾丝丁字裤,那小小内裤几乎包裹不住李芸铃肥嫩圆硕的屁股。

舅舅喝多了酒眼睛红了,冲上前三两把扯碎了李芸铃的小内裤,李芸铃下身赤裸了,黑色茂密的森林暴露无遗,柔软乌亮的阴毛在暗红的灯光下丝丝可见,美艳的肥屁股也露出来,那颗长在臀尖上的小红痣鲜艳夺目,舅舅跪下去又吻又舔。

李芸铃语调突然一变:『嗯唔……别这幺猴急……啊……』接着就一串衣服丝嗦的声音,李芸铃和舅舅已经在沙发上缠成一团,舅舅把李芸铃推倒在沙发边,沙发上传来李芸铃那娇柔可怜令人蚀骨的娇吟声:『嗯……不要再……搓弄人家……的奶奶…』一听李芸铃这种娇吟声,就知道李芸铃已经全身兴奋的酥麻。

舅舅粗野的声音:『呵……呵……你老公可要多谢我,把他李芸铃奶子搓得这幺大!』『你好坏……已经偷干人家李芸铃……还在说风凉话呢……啊……别这幺大力搓人家的奶子……啊……』是李芸铃兴奋的声音!

然后舅舅站起身又撕烂了李芸铃的裙口,李芸铃雪球似的乳房滚滑出来,舅舅咬住李芸铃鲜艳的乳头又扒开李芸铃神秘阴门,将手指挤进李芸铃柔软的阴唇之间渐渐深入李芸铃的阴道。